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男经理女出纳
男经理女出纳

男经理女出纳

魏鑫习惯性看了下手表,已经是晚上七点半了,「陈经理,这麽晚还留你加班,你家里没关系吧。」

  魏鑫扶了扶眼镜框,看着眼前这个身高1.70米的大美女陈静,公司标配的工装裙在她凹凸有致的身材下,显得更加充满诱惑力,那黑色丝袜配上那修长有肉的大腿,让魏鑫几乎都能闻到陈静身上那淡淡的香味。

  「没事,魏总,有事您吩咐。」

  陈静作为公司的出纳经理,加班早已习以为常,而且还是今天还是月底,不加班倒是反常的,不过她还是觉得心里忐忑的厉害,魏鑫很少这麽晚还找员工谈话,尤其找上她。更让她不安的是,魏鑫从她进了经理办公室就开始上下打量她,而且视乎关注的重点尤其是自己的大腿、臀部等敏感部位。

  「开门见山吧,陈经理,这几天总部财务给我发了半年的支出报表,A省石化公司、A大学这两个项目,总计支出了八十万项目保证金,」魏鑫慢条斯理的说着,一边看着陈静那披肩长发下白皙的漂亮脸蛋。不觉下身有点小小的亢奋。

  陈静刹一听这两个项目名称,本来就白皙的脸色直接就苍白起来,强自镇定的不让自己紧张起来,为了防止因为紧张而声音发抖,她只紧紧盯着魏鑫的眼睛,努力作出无知的询问表情。

  「陈经理,还需要我说的更明白一些吗?我只想说这两个项目早就废弃了,保证金却只回了五十万,剩下叁十万应该在你手里吧。」魏鑫随手点起只香烟,其实事情他早在一个半月前就清楚了,退返的叁十万保证金,因为陈静的弟弟车祸住院,急需用钱,给挪用了作为医院抵押金,只所以隐忍到现在,无非是看她能挪用多久。而这一个半月过去,或者更确切的说,应该是四个月时间,毕竟客户那边早就在四个月前就把钱返回分部账户了。

  陈静双腿一软,直接就蹲了下来,「魏总,」陈静的迅速崩溃,立马带上了哭腔。魏鑫并没有说话,而是直接看向了陈静因为穿了14厘米高跟鞋,在蹲下后,直接略微岔开的双腿中间,若隐若现的裙底以及黑丝下的大腿根。「陈经理,事情我已经全都知道了,具体过程不用在解释了,理由也可以理解,但最重要的是结果,不是吗。」

  陈静一征,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本已经空落落的心,突然给了她一个讯号,事情在魏总这里可能还有转折。

  「来,坐下吧,不要这麽蹲着了,」魏鑫起身向陈静伸出了手,陈静几乎下意识的拉住魏鑫的手,并被魏鑫扶坐在沙发上,魏鑫顺势紧紧坐在了陈静的身边,右臂直接就揽在了陈静的肩膀上,陈静身上淡淡的香水味和头发上常用的洗发水香味混合在一起的味道,让魏鑫舒服的很,「两个选择,你选下吧,陈经理,第一,你准备好辞职信,并在叁天内把钱返回,公司看在你也是叁年的老员工,就不走法律手续了。」

  陈静本来有点抗拒魏鑫对她作出的过于亲密的举动,但魏鑫的第一个选择,直接让她完全没有了抗拒的想法。

  叁天内把钱返回,还得辞职,这几乎就是让她弟弟直接出院自生自灭啊,这个完全是接受不了得选择。

  魏鑫感觉到了陈静身体刚一僵硬就又软了下来,不由淡淡一笑,揽着陈静肩膀的右手,顺势捏了捏陈静的脸蛋,「第二,你让我玩一个礼拜,这钱你就年底返回账面吧,我们就当什麽都没发生过。」

  陈静心乱如麻,有心起来反抗,又实在没有胆量拒绝,不反抗,又实在是面对不了内心的抗拒,只能期期艾艾的,不知道如何作答。

  眼前晃来晃去的都是那一摞摞医院结款单,弟弟苍白的脸庞,老母亲满是眼泪的双眼。

  当下身突然传来的不适,陈静诧然发现自己的裙子早就被掀到了腰际,一只大手正在她双腿间来回摩挲,并不时的扣摸自己的神秘地带。

  「魏总,魏总」陈静连忙伸手按住还在她身上下流移动的大手,「我请您……」

  「最好不要反抗,要知道我现在就可以报警哦。」魏鑫邪笑着,干脆直接把陈静按倒在沙发上,看着这个美丽的女人,以及她完美的身体,他知道这个女人已经成了他的玩物,因为她根本就没有胆量拒绝自己。

  他非常自然的开始解开陈静身上的衣扣,同时看着陈静的目光由散乱无主,到直勾勾的盯着棚顶,魏鑫干脆起身,将办公室的门锁死,又落下卷帘密封,作完这一切,他才慢条斯理的脱光自己的衣服,伸手扶了扶自己已经勃起如铁的老二,缓解下充血的虚涨,这才看向陈静,陈静一动没动,本来齐膝的工装裙早在刚才就被掀到了腰间,两条黑丝长腿,挂着那双细细的高跟鞋软软的躺在沙发上,连裆裤袜里白色的内裤在黑丝下显现的吸引力,让魏鑫的兽慾几乎爆棚,上衣的工装长袖西装和白衬衣被完全敞开了,白色的胸罩下微微起伏的白皙胸脯和小腹,几乎泛着微光,魏鑫走过去,伸手拍拍陈静木然的脸颊,「你这个状态可解决不了问题,满足不了我的小弟弟,吃亏的可是你自己。」陈静那双无神的双眼顿时涌出了两颗大大的泪珠。

  「你想怎麽样就怎麽样吧,只求你言而有信。」陈静认命了,太多的责任堵绊让她根本没的选择。

  任由魏鑫一步步的脱光自己的衣服,又毫不顾忌的分开自己的双腿,陈静茫然的看着魏鑫肩膀上,自己的右腿,上面的黑色丝袜被脱到了膝盖下,黑色高跟鞋却依然挂在脚上,陈静终于闭上了眼睛,她知道那一下的胀痛很快就要降临了,她没法反抗,只期望时间能快一点过去,甚至这一天都能直接快进到头。

  很快,魏鑫野蛮的大力插入带来的疼痛一下就把陈静从迷茫中拉回现实,本来还在干涩的下体几乎撕裂般被疯狂插入,而且是一插几乎到底,「啊!」陈静惨叫一声,眼泪再次喷涌而出,只听魏鑫挑衅般的声音,「还真是紧啊,陈经理,你的小逼还是粉红色的,真是浪费啊,让哥哥我的大鸡吧多操你几次,看看到底啥时候能上点黑色。」

  陈静委屈而痛苦的扭过头去,借长发盖住自己的眼睛和脸,希望能逃避着羞耻的现实。

  魏鑫并没有着急拔出已经插到底的大棒,只是慢慢的一点点的来回蠕动,果然本能的刺激下,陈静那干涩的下面开始有了水花,魏鑫慢慢的抽出到马上离体的时候,再次勐的插入到底,陈静再次忍不住从紧闭的嘴唇里发出一声呻吟,当然是痛苦的,羞耻的,可是这正是魏鑫需要的,如此几个重复,粗涨的阳具早就被陈静的蜜汁完全润滑,来回抽插的动作虽然依旧很慢,但每次插到底却轻松了很多,陈静早已没了动静,只有那紧紧皱紧的眉头,和紧闭的双眼代表着她最后的抗争,魏鑫可不想就这麽快结束,当加速来回抽插了十来下,啪啪声中已然包含了水声璨璨时,他把陈静扶了起来,让陈静将雪白的桃型臀面对了自己,同时一把薅起陈静散落的长发,再次大力抽插,一边抽插,一边享受的说,「还是这样操你舒服啊,是不是啊,陈经理,被我这麽操,还这麽多水,你就是个天生骚逼,你真该看看你的小逼,都快发水了,还有你那个粉嫩的小屁眼,不知道一会插进去会不会容易些。」

  陈静没有吭声,头发上的扯痛,以及下体一阵阵传来的羞耻的酥麻快感,让她几乎分辨不出到底自己身在哪里,仿佛全世界只有一个声音充斥了她的五感,那就是啪啪的撞击声,和咕叽咕叽的水声,她的乳房前后疯狂的甩动,让她几乎觉得自己的胸部会随时因为惯性飞出去。

  时间从来没有让她感觉这麽慢度过,魏鑫粗壮的阳具每一次抽插,都让陈静清醒的意识到自己的身体正在被人肆意蹂躏,魏鑫一身大汗,但依然在控制着抽插的节奏,而不让自己轻易喷射出来,他将陈静由后入式,换回按在地毯上正面抽插,全身压在陈静雪白柔软的身体上,一边感受着陈静丰满的乳房和乳头跟自己胸口的摩擦,一边腰马合一的做着既定频率的活塞运动,甚至还将空出来的双手捧着陈静的脸庞,疯狂的吸吮着陈静的唇舌,陈静自暴自弃的摊开的双臂,更让魏鑫的占有慾得到疯狂满足。

  鸡巴的舒服才是真的舒服啊,魏鑫心里想着,一阵几乎难以控制的快感让他几乎就要克制不住的时候,他义无反顾的再次完全拔了出来,看着陈静依然紧闭的双眼,以及不规则的唿吸而抖颤不停的雪白乳房,他一口咬了下去,毫不介意的在陈静的乳房上留下一圈圈压印,在陈静痛苦的呻吟下,他把手指伸进了那水汪汪的神秘洞穴里,代替了自己的鸡巴疯狂抽查,陈静本来明显痛苦的呻吟声渐渐变得古怪,似笑似哭似呓语般的呻吟,让魏鑫知道,这个女人已经高潮了,感觉到自己的小弟弟再次回复淡定,他粗暴的将陈静再次翻过来,双手使劲捏了捏那山丘般崛起的丰臀,两手一分,将这两块软肉一分,就把自己的大棒再次滑进了陈静得蜜穴,柔软的紧抱感,滚热的包容,湿滑无比的感觉,让魏鑫的小弟弟再次不淡定了,魏鑫不想控制了,反正今晚就是在办公室呆到凌晨,再收拾也是来的及的,于是,他双手环过陈静的后背,分别捏住陈静的两个乳房,疯狂的抽插,「啊!」魏鑫舒服的吼了一声,很快将弄弄的白浆射满了陈静的蜜穴,陈静突然哭叫一声,「你这个畜生,你怎麽可以射在里面。」妈的,射在里面也是以后麻烦,管我屁事,魏鑫双臂用力,紧紧箍住陈静要反抗挣扎的上身,双腿死死压在陈静的双腿上,让自己的阳具依然插在陈静的最深处,不停喷射出一股股的快感。

  因为无法抗拒孔武有力的魏鑫,被满满射的溢出的陈静,在魏鑫翻身起来时,不顾浑身的酸痛,开始用手指扣进还在冒白浆的下体,一边小声哭泣,魏鑫全身愉悦的起来先用纸巾插了下自己得到极大满足的小弟弟,然后又抽了几张纸巾扔给陈静,就开始自顾穿上了衣服,然后点上一根烟,坐在沙发上,惬意的看着陈静一边抽泣一边收拾自己泥泞的下体。

  高跟鞋一只依然挂在陈静的脚上,奇迹般没有再刚才的剧烈运动下脱离,而另一只却早已跟陈静零散的衣服混迹在一起。

  这个画面让魏鑫觉得简直美得让他能记一辈子。

  ..................